相关文章

市政养护工人杜建江 一天清淤下来衣服起盐花

  昨天上午8点多,文化新村11幢楼下,市政养护工人杜建江和工友们正把污水井里的淤泥一铁锹一铁锹地铲出来,这样的动作不断重复着,汗珠和污水挂在脸上也来不及擦拭。

  这些污水管网连接着各家的下水道,油污粪便都在这里汇集。一旦管道堵塞,在高温下发酵,散发出难闻的气味。不少行人经过,都掩鼻绕道。杜建江和工友们的工作就是每天拉着手拉车在大街小巷巡查,检查一个又一个的窨井是否堵塞。每辆手拉车上都载着铁锤之类的简单工具和能拧紧的水杯。

  疏通小区里的污水井,对于他们来说已经非常熟练,“秘密武器”就是长竹条。这是他们自制的,每根长6米左右,两头都有2个小孔。文化新村11幢楼下的窨井口与相邻的井口相距较远,他们将两根竹条用铁丝相连,中间夹个蛇皮袋,就成了自制的清掏机。两人分别握住竹条两端,来回抽动疏通。井中的油污、粪便已经牢牢凝固粘连,清掏非常麻烦,竹条被堵在了井口。杜建江二话没说,立即趴在井口伸手去掏。

  清掏完一只窨井时,他们衣裤都被污泥弄脏了,手也磨出了血泡,工作服全部湿透粘在身上,但谁也没有抱怨什么,继续拉着手拉车巡查下一个窨井。中午11点半,撑伞走在马路上都感觉快要被太阳“晒化”了,而他们却仍要拉着满载污物的手拉车,在暴晒的太阳下步行大半个小时,去市政中心统一处理。为了防止难闻的气味散发,他们在路边拔了些草,盖在上面。

  “现在一天的活干下来,贴身的衣服都会起一层‘盐花’。”杜建江说,作为市政工人,这样的工作他已经干了7年。最初,他也会感觉恶心难受,呼吸困难,如今他已经适应,掏完污垢后,洗洗手,就去吃饭,不会感到不适。